您的位置:

首页> 家庭小说> 肉奴隶母亲

肉奴隶母亲 -


肉奴隶母亲(三)

「妈妈,嘴唇涂上口红好吗?」  闭上了双眼。来吧!妈妈的红唇,从今以后是你的了。深红色的口红,今晚第一次使用。哎呀!真讨厌!没想到他居然也在圣子的乳头上涂上口红。真下流!圣子跪在他的脚边。亲吻着他的小鸡鸡……真可爱……用舌头舔尽了……他的小鸡鸡也裸露着。之后,舔弄着他……直到喉咙深处……他的小鸡鸡已经在抖动了……嗯,可以了,射在妈妈的嘴里吧!「喂!妈妈……」正陶醉在口交的圣子,没办法回应他,圣子狠狠的咬了一大口。之后,用舌头拨弄小鸡鸡的前头。真是非常可爱的小鸡鸡,圣子十分的喜爱。啊!开始打嗝了。「妈妈……!」再一次,像甲鱼般吸着。正当这个时候,他的精液射入了妈妈的口中,真令人兴奋,这是作为男孩子的你,给妈妈最丰盛的礼物。他的小鸡鸡逐渐变小,妈妈可不允许它变小。请再一次的在妈妈的口中射出男孩子的精液吧!将他压倒在床上。刑求着他的小鸡鸡。在你射出你男孩子的精液之前,妈妈不让小鸡鸡从口中离开。妈妈最讨厌没用的男孩子。他的小鸡鸡,再次使出力气。对了,就是这样……再加油……啊!真是健壮有力!这个小鸡鸡是属于圣子一个人的喔……再变大一点……让妈妈充份的吸一吸吧!  啊!啊!第二次……「妈妈……!」把他的小鸡鸡从口中放出,健一在妈妈的胳膊哭了起来。「妈妈……那么漂亮的妈妈,怎么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……」「对不起,你讨厌妈妈了吗?」  健一没有回答。事不是做的太过火了呢?走出了他的房间。到了明天,他一定会恢复元气,希望剥掉妈妈裙子的。淋个澡,进入被窝里,拿着电动橡皮製的男性武器。喝了春药,是无法这样子入眠的。将橡皮性器插进女性的私处,释放出电力,哎呀!这样根本无法满足。希望以男孩子的手来作那种淫蕩的恶作剧。「妈妈……你起来了吗?」  哎呀!他没敲门就进来了。圣子慌忙地盖上毛毯。但是,电器的声音正响着。健一发现妈妈正和电动的橡皮性器性交着。「什么事啊?……健一。」发出颤抖的声音,两脚不停的拧扭着。因为橡皮性器正在圣子的阴道中大大的摇动着。健一手上握着细绳子。「妈妈,把手伸到床铺上。」难道你打算把妈妈绑在床上?真令人难为情……没想到他竟然强硬地将圣子的手脚绑在床上做出胜利的姿势。然后,他将毛毯从底端掀开。「妈妈,你一个人在做什么?」「不知道……快将妈妈的手解开……啊!太下流了!」  圣子被张开了大腿,……快住手!……橡皮阳具在阴道中抖动的情景,被他看的一清二楚!两脚也被绑在床上。「太过份了……啊!不要做那样的事……」他握着橡皮性器,深深的插入圣子的阴道。啊!抖动不停的电动性器,正在阴道深处摩擦着。啊,快受不了了……「拜託你,放过我吧!……不要做这样的事……不要……」  眼泪流出来了。他沉默的拔出橡皮性器。但是,他从冰箱拿出了香蕉。难道他要……不要!果然没错,他正準备将香蕉插入阴道。  「妈妈,这是作为刚刚的报复……」「报……报复……不要!不要那样作!不要用香蕉作那种下流的事……啊!太过份了。」香蕉插入那令人难为情的地方。哎呀,真下流!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「来吧!把香蕉切成圆片吧!」「这,这种事,你是从哪里学来的,我不会做那种骯髒下流的事。」「我不答应你。」「太过份了……啊!插到那么……那么深的地方,不要这样啦!妈妈的『那里』会受伤的。太过份了……啊!快住手,不要这样……」「那么,我让你哀求我吧!你要拼命的哀求,讨我喜欢地哀求。」真是坏心眼!把香蕉插到阴道里,逼迫我就这么做出令人羞愧的哀求。「拜託啦……让妈妈学习如何将香蕉插成圆片……妈妈想用阴道和你的小鸡鸡接吻。」圣子根本不会把香蕉切成圆片这种事。但是,健一还是不肯放过她……他正牢牢地握住香蕉。  「不要……真坏心!你打算将妈妈作为你的玩物吗?太过份了?」「舒服吗?哎呀!牢牢的含住香蕉……再往里面放好吗?」「啊!受不了了……让妈妈哭,你却那么高兴……不要,那样不行……」非常大根的香蕉插入了阴道口的深处。「妈妈,让阴道使出力来……如果你不和香蕉做激烈且让我高兴的性接触,我可要这么做喔……」「啊!太过份了!」被他抓住了红唇。「不要!不要做了……我答应和香蕉做爱了……」试着狠狠地在女孩子私处上用力。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和香蕉上做爱。  「不行……不要拿进拿出的……真坏心!不要啦!拜託,把香蕉拔出来……我不会用阴道和香蕉做爱……」「香蕉和小鸡鸡,你喜欢哪一个?」「太过份了,用香蕉来取代小鸡鸡来使用,实在太下流了!」  他非常残忍。圣子闷闷地哭着。儘管如此,他还是继续用香蕉做出更严厉的刑求。圣子的阴道口,正颤抖着。实在是太痛苦了,而哭了出来。「不,不要……不要插到那么深的地方……受不了了呀……太坏了!啊,不要转动它……」他用香蕉摩擦着圣子的阴道内部。啊!摩擦到一半时,香蕉断了。「妈妈,你不会做香蕉切片。」「不是这样的,像你刚刚那样做,是无法做成圆形切片的。」健一手握着刚刚圣子用来自慰的电动性器来征服圣子。「妈妈睡觉时,总适用这里含着它吧!是这样子吧!」哎呀!他用左手插入了阴道口。那里被如此的折磨着,无法说出话来。手指开始震动起来。圣子发出呻吟声。太过份了……竟然改用两只手指。  「喂!你讨厌橡皮的性器吗?」  被他用手指做着猥亵的刑求。他打算剥开那已被淫水湿润的阴道。不要做那样的事,请不要……右手握着震动器。电动的橡皮性器正开始在脸上爬着。左耳下……鼻子上方……啊!被分开了嘴唇……被迫和电动的橡皮性器作了口交。「我真不知道妈妈是那么下流的女人。现在,我用这个电动性器来欺负你好吗?因为想接受这样的对待,所以才张开脚的吧!」圣子无法回答他,一边被搓揉着乳房,一边被迫做着自慰的动作。「我把我的给你吧!」  圣子吓了一大跳。健一竟然把妈妈绑在床上,打算强姦妈妈。啊!他竟然爬到圣子身上……不……小鸡鸡吻了圣子的『红唇』。圣子吐出了橡皮性器。「不行……我是你的妈妈耶!不可以!」「妈妈,你好可爱……你正张开阴道口,想得到我的小鸡鸡吧!我帮你塞住它,好吗?」「不可以……不可以这样做……」但是,马上被他用橡皮性器堵住了嘴,已经无法抵抗了。「妈妈,你死心了吗?」  没有办法,圣子点了点头,表示答应了。健一帮她从口中取出橡皮性器。之后,亲吻着她……舌头伸了进来。啊!太棒了……圣子在内心深处,也多希望你当她是女人……她时常梦见你用手强硬的打开她的腿。好吧!就把妈妈交给你了,用你的小鸡鸡来征服妈妈!「健一,你可以随意的处置妈妈……妈妈在你的下面一定可以达到高潮的。但是请你带上保险套……拜託!妈妈的保险套放在那边的抽屉里。」他根本不听圣子的话,打算就这么赤裸裸的征服圣子。「……不,不要对妈妈做出这么过份的事。我求求你,如果你要征服妈妈的话,请你使用保险套吧!啊!太过份了……这样会使妈妈怀孕的。啊!啊……」要被他强姦了……用他赤裸裸的小鸡鸡……如果怀孕的话……「不行!不要插入妈妈的阴道……改插入屁股吧!……拜託!用肛交……不要插入阴道……」居然会哀求他用肛交。但是他不答应,他的小鸡鸡正在阴道里重重的抖动着,他开始用着腰力。被他如此征服的话,就糟糕了。再一次的拜託了他。「求……求你用肛门吧……不可以插入那里。在妈妈的屁股性交吧!」他打算射精在妈妈的体内。太过份了……他不答应用肛交。把妈妈绑在床上,就这么强姦妈妈……啊!不要用腰……圣子也无法停止屁股的摆动。不要……他男孩子的精液,射进了阴道里!

肉奴隶母亲(四)

健一的小鸡鸡一边抖动着,一边征服了妈妈的阴道。它在阴道里擦着,迫使圣子的屁股也跳动着。不过,被这么大,又强壮的小鸡鸡所俘虏,也只有投降了。征服妈妈的健一,打算亲吻妈妈。他封住了妈妈的唇……伸进了他的舌头……就如同恋人一般……啊!太棒了!「妈妈,你说你想用肛交,是真的吗?」「什么,你的意思是说,你折磨妈妈折磨的还不够吗?」「嗯!我想再俘虏一次。」「太过份了!说好你会好好珍惜妈妈的。妈妈刚刚就已经投降了。就放过妈妈吧!」  他解开绑圣子的细绳。「来吧!妈妈。请你趴下。要让平时总是在电视上装模作样的妈妈,以像一条狗一样的姿势,来接受我的强姦。」「你要我趴下?」「对,从后面插入趴着像狗一样姿势的妈妈。快,突起你的屁股。」「……肛交吗?果然要使用妈妈的屁股。是不是那样呢?」「对,就是那样。刚刚,你不是说要把屁股上的洞给我吗?」「可是,妈妈的阴道刚刚已经被你的小鸡鸡征服了……妈妈的肛门一时还张不开……」「你没用这里性交过吗?」「只有一次,真的。被强迫的……而且只是在入口的地方,妈妈的肛门太窄了,会磨伤的。所以只用指头玩弄而已。被男性性器插入的经验,只有一次而已……求求你,我让你玩灌肠游戏,今天就放过我吧……」「妈妈,我不能答应你。」「拜託啦!……跟妈妈玩灌肠游戏……就饶了我吧!不要肛交啦!」「可以在妈妈的屁股灌肠吗?」「……是的,请吧!可以对妈妈灌肠……如果你能放过妈妈肛门的话……」双手在背后併拢。  「充份的欺负妈妈吧!绑住妈妈的手之后,玩你的灌肠游戏吧!但是,放过我,不要肛交……拜託!」他正準备用细绳绑住圣子的双手。「等一下,打开那边抽屉,里面有一副手铐。用它铐住妈妈……好像也有狗项鍊吧!」手被铐在背后。之后是狗项鍊……皮革製的项鍊套在带珍珠项鍊的脖子上。圣子现在只是一条母狗……只有被驯服的份了。像床一样,被锁在床脚上。「妈妈的身体是你的了。来吧!对妈妈的屁股灌肠吧!……」他打算进行一连串的灌肠。「妈妈,可以这么做吗?」「可以,来吧!你灌肠吧!」「……」屁股震动了一下。好像一只母狗般,发出了淫蕩的呻吟。(未完)

肉奴隶母亲(五)

屁股震动了一下。好像一只母狗般,发出了淫蕩的呻吟。被灌肠了。「啾!啾」的打了针。「妈妈,你不要紧吧!」「……嗯!……拜託你,用你的手温柔的抱着我,……妈妈现在要挤出屁股里的水……」「再来一次吧!抬起屁股来……」「你打算再注射一次吗?」「是的,妈妈。」「太、太过份了……没有人注射两次的,一次就好了。」他拔掉灌肠的套子。啊!又一次注射……不行……但是,圣子的手被铐在背后,只能由他如此做。最后,一边强烈的震动屁股,一边接受他的灌肠。「来吧,请你再对妈妈的屁股灌肠,……就这样以狗链绑在床上的姿势,对妈妈进行灌肠的惩罚,直到你满意为止。做个最可爱的灌肠游戏。」啊!第二次灌肠……眼泪都流出来了。「肚子渐渐紧绷起来……啊!求求你,让妈妈和你的小鸡鸡接触吧……」他,非常温柔的……使圣子和他接触了。圣子一边含着跳动不止的小鸡鸡,一边忍受着灌肠。「妈妈,太棒了呀……!」口中含着小鸡鸡,用行动来代替回答。圣子剥开包皮,像甲鱼般吸住他的小鸡鸡。「啊!妈妈……一点点就好,放开我吧!……因为我想抚摸妈妈的乳房。」小鸡鸡被圣子从口中放出,还没感到满足。圣子已经爱上健一的小鸡鸡了。「妈妈,让我看看屁股的洞洞。」「太过份了……妈妈的屁股被你灌了肠,正流着泪水呢!你怎么会想看那个地方……」「快点,再变成狗的样子。如果不这样做的话,就一直把你绑在床上唷!」「你怎么可以那样……妈妈已经被你灌肠了呀!……让我去厕所吧!」没办法,被灌肠的女孩,无能力扭转劣势。又再一次的,像狗一样的趴着。「啊!……不要……不要用手指玩弄肛门……不可以……不可以做那样的事……刚刚被灌肠的呀!不要插入手指……下流!」他的手指插入了肛门……受不了了!正值敏感的时候。这一次,他用手指征服了那里。「太坏心了……竟然用手指塞住妈妈的屁股……你这家伙真是个恶魔。啊!不要扭动手指……」「妈妈,你的屁股实在太可爱了……比隔壁的丽莎还要紧……」啊!你说丽莎……不就是隔壁的阿姨吗?相差三十岁的夫妇,社长和秘书的结合。不知什么时候,把我的健一给……真是不可原谅!居然连屁股都让他上了……啊!被征服了两个洞洞。「你和隔壁的丽莎阿姨做爱了吗?」「嗯……」「……那么,又做了什么事?」「她让我用手指插进入屁股的洞洞,除此之外,还有……昨天她还给了我钥匙……」健一一边说着,一边用手指进进出出圣子的肛门。被他灌肠刑求的屁股,渐渐的紧绷起来了。「什么钥匙?」「我不知道。」「手指插入屁股后,你用了小鸡鸡吗?小鸡鸡伸进了屁股的洞洞吗?」「没有使用小鸡鸡。用手指这样做……妈妈,你舒服吗?」「快、快停手……放鬆一点吧!妈妈的屁股几乎可说没有被性侵略的经验。不要插入那么深的地方……」他的手指,从圣子的屁股中榨取了满满的淫水。太过份了,圣子是你的妈妈耶!「只有手指吗?没有使用小鸡鸡吧!」「嗯,妈妈,我给你小鸡鸡吧!你想要肛交吧!」「等一下,只用手指……」手指拔了出来。之后,他的小鸡鸡对準了肛门……!「妈妈,可以给我屁股吗?」「不要,你答应我不肛交的。不要这样做……」「那么,我和丽莎的屁股做,好吗?」「不行,健一,你只属于妈妈一个人的。」「那么,让我进入妈妈的屁股。」没办法。「好吧,让你肛交吧!请吧!来强姦妈妈的屁股……但是灌肠后的肛门,一定很髒了吧!让我先去洗洗澡好吗?拜託啦!……我想以乾净的屁股作为给你的礼物。」「这样做就可以了呀!我想征服被灌肠后满是淫水的……妈妈的屁股。」  啊!啊!快被征服了……肛门关不起来……被灌了肠的女孩子,是无法拒绝肛交的。啊!超级特大号的小鸡鸡,碰触了肛门。嗯,太粗大了……好像比妈妈的粗大……进去了……好紧喔!「啊!不…不要插进去……妈妈会受伤的!」「妈妈,你有非常可爱迷人的屁股。我再插进去一点吧!」「怎么可以……刚刚才被你灌肠的呀!……放过我吧!」一边被他抚摸着乳房,一边被他征服着肛门。非常大又长的小鸡鸡,塞住了圣子的肛门,进进出出的抖动着,逐渐地刺到肚脐的下面。「妈妈,你感到舒服吗?」「太…太紧了……够了,饶了我吧!妈妈的肛门,从未做过性交。实在太紧了……」「再多弄一会儿……啊!妈妈不要勒的那么紧……妈妈的肛门,好像把我的小鸡鸡咬掉一样……」「虽……虽然你这么说,但是被进行肛交的女孩子,任谁也都忍不住要出力……你的小鸡鸡太大了!我受不了了!」肛门,继续被粗大的小鸡鸡征服着,一定会裂开的。儘管如此,他人然不放鬆。渐渐地,进出的动作月来越困难。啊!受不了了……怎么……屁股被迫跳起来。用小鸡鸡插入女孩子的屁股,迫使它跳动起来……真是太过火的事!「妈妈……!」他,好像快到高潮了。健一,一起来吧!「健一……!」二人一起达到高潮。肛门含着小鸡鸡的心理感受,不是当事人,是很难理解的,就好像被打进一根桩子似的。「求求你,带我去厕所吧!灌肠越来越激烈了。」手仍铐在背后,用狗链拉着去上厕所。妈妈已经完全成为你的性工具了。「健一,你喜欢妈妈吗?」「嗯,是的,妈妈。」「喜欢妈妈胜过丽莎吗?」「嗯……妈妈比丽莎可爱。」「太高兴了……谢谢你。给你好东西当作谢礼,好吗?」「你要给什么东西?」「妈妈的阴毛……当成妈妈成为你的娃娃的证据。就让你剃它吧!对了!就当妈妈是小婴儿……把妈妈的阴部当成洁白的小山丘吧!」

肉奴隶母亲(六)

圣子做了不知羞耻的哀求。绝对不要输给丽莎那女人。圣子比她还要美丽。「喂!求求你,把妈妈的脚张开……用你的手,让我摆出淫蕩的姿势……」他,握着圣子的脚跟。「可以的啦!请你把妈妈变成可口的料理。」啊!脚被张开了,张的非常的开。就在床上被张开了脚,做出不知廉耻的哀求。「请吧……把最骯髒下流的地方,变成纯白的婴儿吧!」非常不知羞耻地哀求着。他的手指正碰触着圣子的小妹妹。啊!就快被剃光阴毛了。「请你温柔地剃唷……哎呀!讨厌,你怎么抓住阴唇,太过分了。」太下流了!女孩子一被抓住这个部位,就会发出淫蕩的呻吟声呀!……不要啦,被剥开了。被他看到圣子的阴唇,看到了那粉红色的阴唇头。太令人难为情了……连爸爸都没看过的呀!他向阴唇吹着热气…啊!啊!快被亲到了。受不了了…!「不要啦!不要亲妈妈的阴唇……妈妈乖乖地打开脚,等你来把它变成婴儿的呀!不要那么坏心,我要把阴毛当成给你的礼物呀!……啊!不要那么用力吸……太过分了!怎么可以……不要啦,不要亲它啦。」我从不知道你是那么粗暴的男孩子,居然做出了剥开妈妈的阴唇,吸吮阴唇的事情来。「不要那么用力吸……我快受不了……」赤裸裸的吸吮着被剥开的阴唇。快受不了了……!忍受不住了……我又想要你的小鸡鸡了。真的,妈妈被你吸吮了阴唇,好高兴喔。屁股又在震动了。啊!受不了了……剥开了外皮,让它在舌头上滚动着,就如同糖果一般。他像条狗一样,在圣子的两腿间吸吮、舔弄着。圣子的阴唇,只能任它流出大量的淫水。啊!再也无法忍耐了。让我休息一下吧……我希望你剃掉肚脐之下的阴毛之后,再来亲吻它。就这样留着阴毛亲吻,太令人难为情了。「拜託你,把妈妈变成婴儿后,再充份地欺侮妈妈……好吗?妈妈想成为你的洋娃娃。要亲吻的话,稍后再做……求求你,如果你想吸吮、舔弄妈妈的阴唇,先把妈妈变成小婴儿。」剃完妈妈的阴毛之后,再剥开阴唇来玩弄。想藉你的手,来驯服洋娃娃的身体。「妈妈,你有好漂亮的阴毛……」他,右手拿着剃刀,啊!就要剃除妈妈的阴毛了。「太兴奋了……大大的剃除个乾净。不要弄伤妈妈的『小妹妹』山丘喔!」「脚再张开一点……」「是的,怎么样,这样可以吗?还是你要我再张开一点呢?」太难为情了……完全看到整个裂缝……红唇妹妹,露出了她的脸。「妈妈,再张开一点。非常可爱的呀!妈妈的『小妹妹』真可爱。」「太令人难为情了……『小妹妹』的口打开了吗?」「是的,妈妈。」快一点剃除阴毛吧!太难为情了………求求你,不要那样一直看着。因为你下流的亲吻,妈妈的阴道口已经被淫水弄得湿湿的了。「快,妈妈,打开你的脚。」「……好的……你……」双脚张开了。非常的惹人爱怜。妈妈是你的女孩了。请吧,请把妈妈调教成你喜欢的女孩子吧!啊!他捏起了圣子的那一片红唇。真坏心!「妈妈,妳好可爱喔!」「不知道啦!你怎么可以做出捏起妹妹红唇的事呢?你真是个变态的男孩子。不、不要这样子啦!……」被剥开的红唇,被他搓揉着。「啊!我投降了。拜託你,不要……不要再欺负妈妈了……」「妈妈,你想剃掉阴毛吗?」「……是的……拜託你了……赶快把妈妈的身体变的跟洋娃娃一样吧!」剃刀碰到了阴毛,一点一点的剃着阴毛。「妈妈,把脚再张开一些吧!」「……太过分了,我已经不能再张开了,就只能张到这样的程度。无论如何要妈妈再张开的话,就要用你自己的手……自己看看,太令人难为情了。」脚跟被抓着……啊!脚被张开了……这、这样的话……什么都被看的一清二楚了。被他看到了。「……太难为情了……快、你快剃毛嘛!……全部剃光光……」不,他又捏住了那一片红唇。做出了下流的事,别让妈妈流出淫水。圣子打算把双脚合拢。但是,健一不允许圣子这么做。红唇被俘虏的圣子,只好一边流着淫水,一边被他剃着阴毛。一边又一边的被他剃了阴毛,已经变的光秃秃了。「妈妈的阴唇是粉红色的,非常的漂亮。」「谢谢你,健一。」他一直凝视着圣子的那一片「山丘」。「求求你,亲吻它吧!……拜託!」太不知羞耻了……居然死皮赖脸地哀求着。变的像婴儿般的那一片山丘,得到了健一的亲吻。太棒了……那片红唇,也得到了亲吻。啊!再来吧!还想要。「等一下吧!妈妈,我去沖个澡再来。」圣子用手遮住了那片山丘。既光滑又光秃秃,变得纯白的小山丘。这是从小学以来,第一次再度变成这样。妈妈现在已经变成你的洋娃娃了。请吧!小心地调教我吧!妈妈,现在正大大的摇动着屁股。他沖过澡之后,又哀求了他。「喂!妈妈已经被你剃掉了阴毛,已经是你的洋娃娃了。所以呢,再一次请你亲吻那红唇吧!请让我流完最后一滴的淫水吧!为了不发出淫蕩的呻吟,让我吸吮你的小鸡鸡,而你同时亲吻我底下那片红唇吧!」他让我吸吮他的小鸡鸡,他的舌头舔弄着圣子的红色阴唇……啊!太棒了!

肉奴隶母亲(七)

二个人一起沖了个澡。变得光滑的那一片山丘,是非常淫蕩的。「小妹妹」的裂口可是看的一清二楚。连那片红唇,都露出脸,死赖地哀求亲吻。对淫蕩的红唇,做了非常激烈的惩罚。圣子,她是最上等的淑女。但是,这一阵子,却变的非常喜欢那些非常下流的事。可以了,圣子用绳子来当作惩罚的工具。在乳房上,也绑了绳子之后,来个夜间散步,让小红唇充分地流出淫水。圣子走进健一等候的房间里。之后温柔地亲吻着那个圣子最喜欢的小鸡鸡。「……妈妈……啊!怎么可以……」他好像吓了一大跳。「求求你,惩罚我这个淫蕩的妈妈吧!用绳子把我绑起来,带我去散步,好吗?」圣子将手合拢在背后。「来吧!请把妈妈绑起来吧!」他,有了这念头。非常用力地用绳子绑着圣子,绳子深深的陷入圣子乳房的週围。「喂!我告诉你喔要用绳子来对付女孩子时,绑在屁股上是最有效的喔!来吧!请你动手,用绳子绑住妈妈的私处……猛力的…请不要客气,对妈妈进行绑在屁股上的刑求吧!」「真的可以吗?妈妈?」「是的,妈妈希望你用妳的手把我的屁股绑起来刑求吧!」「真的可以吗?妈妈?」「是的,妈妈希望你用你的把我的屁股绑起来。」他的手,正颤抖着。连妈妈也因为害羞而发着抖。绳子穿过了两脚之间。「可以吗?妈妈?」「请你动手吧!请惩罚妈妈的小妹妹吧!用兜档布紧紧的绑着吧!……」啊!他正準备绑住屁股。太、太紧了……深深陷进去了……正对小妹妹进行最痛苦的刑求……无法站立了。圣子的私处正蠢蠢欲动,渴望着男性的小鸡鸡。圣子被挂上了狗链。「妈妈,要去公园吗?」「就、就这付模样,你打算带妈妈去散步?」「是呀!妈妈。」「太过分了!至少也让我穿上外套……」啊!他把手伸入了绳子陷入的地方。那里,不可以伸进去的!挺起了腰。但是被人用神子绑住的小妹妹,没有抵抗的能力。圣子的阴部,被剃了阴毛,已经跟婴儿一样了。被他用绳子紧紧地,用力地搾取了淫水,淫水已经满溢了。「快!妈妈,请穿上高跟鞋。」他居然打算让圣子以绑绳子的模样出去散步。圣子原本打算在洋装的覆盖下接受绳子的处置的。但是,他不答应这样做,穿上了高跟鞋。啊!太令人难为情了。……绳子紧紧深陷屁股里。太过分了……不能这付德行去散步的呀!「妈妈,出去吧!外面已经很暗了,谁也看不到的啦!」「不要,请你在家里欺负妈妈吧!灌肠游戏也好,肛交也好,姓怎么样,妈妈都不在意。所以,拜託你,饶了我吧!不要玩暴露游戏。一旦被人被看到了,妈妈就再也不能在外面行走了呀!」「别担心了,妈妈。因为最近,孝司的妈妈也被人用绳子绑着走;景子也在公园里被灌肠过。」「怎、怎么会有那种事……」圣子也曾看过在公园被人家上的景子。她被脱下了裙子,也被灌了肠。「拜託你啦,不要带我去外面啦!」「如果你不听我的话,我就要在外面强姦你。」没办法,只好任他拉着鍊子,走到外面去。高跟鞋,喀擦喀擦的响着。屁股停不住的晃动着。真令人难为情……!啊!车子来了。圣子慌忙躲在阴暗处。「快一点,妈妈,快来呀!」不要啦!车子的灯光射了过来。车子果然在车库前停了下来。啊!对面的上田先生……,上田先生的太太也在……!上半身只穿着衬衫,下半身赤裸着,好像被逼着开着车子。屁股正摆动着。正被迫吸吮着电动小玩偶。太厉害了……!到公园,有一段相当远的距离。绳子紧紧地深陷着,受不了了……每走一步,那小妹妹就被勒紧,而小红唇也发出哀号。啊!车子又来了,她蹲了下去。不行了,绳子太……小红唇又哭泣了。为什么让妈妈受到这么严厉的刑求……「我已经不能走动了。求求你,放过我吧!别再刑求了。请你好好珍惜妈妈的身体。」怎、怎么可以抚摸乳房。「妈妈,我们在这里做爱吧!好吗?」只能这样。太过分了……怎么可以做出那种事呢?站了起来。「等一下,绳子好像鬆了。再帮你绑紧一点吧!」绳子又紧紧地勒住了。受、受不了了……!剃除了阴毛,变得洁白的阴部,被这骯髒下流的绳子绑着……太、太过分了……走不动了。「妈妈,你要投降吗?」「只能这样,我再也不能走了……请…请你在那颗树下解开我的绳子吧!」屁股开始晃动了起来。屁股的绳子,似乎可以把女孩子变的非常淫蕩。「妈妈!再加油一点吧……马上就到丽莎家了。」「不要、不要到丽莎的家……这样令人羞耻的模样,不可以去。」圣子蹲了下去,以示抵抗。他将繫住圣子项鍊上的锁,繫在交通标誌的柱子上。太过分了,他打算让妈妈成为众人嘲笑的对象。他跑走了,跑去丽莎家去了。圣子独自一个人被丢在马路上,就好像一只被带去买东西的小狗一般。啊!车子来了……!被发现到了。车子停了下来。

肉奴隶母亲(八)

哎呀!真讨厌,丽莎从对面走了过来。她和健一手挽着手,故意很悠哉的走着,真是太坏心了。被陌生人完完全全地看到了。但车里的人,看到丽莎走来之后,便马上开车飞驰而去了。项鍊的锁,被丽莎解开了。「太过分了……把妈妈丢在这里,自己却跑掉。再晚一步,妈妈就要被陌生人带走了。」但是,嘴巴被封住,没有办法说话了。他,亲吻了圣子。太棒了…。好吧!害我被人嘲笑的事,就原谅他吧!丽莎,从头到尾一直看着。他居然用右手抚摸圣子的胸部,太令人兴奋了。之后,用左手抚摸着屁股绳子陷入的地方。不行!不可以摸那里…。「妈妈,让绳子陷入那么深,你舒服吗?」不知道啦!已经无法回答了。妈妈的「小妹妹」,被变态的玩弄着,正在流泪。你知道吗?因为绑着绳子的兜档布,屁股正摇摇晃晃地抖动着。啊!我想得到你的小鸡鸡。快、快点征服我吧!「你感觉舒服吗?再紧紧的深陷进去好吗?」「不要……如果再深进去,我会死掉呀!所以我求求你,放过我吧!别再用股绳来刑求我了……求你再温柔一点吧!」丽莎,拿出了茄子。「圣子呀!你真是非常不知羞耻呀!我真是吓了一大跳。居然绑了股绳,就跑出来散步了。喂,虽然股绳也不错,但是用茄子来挑逗你的话,不是会更刺激吗?很有效的喔!」「妈妈你要哪一种呢?你是要股绳再深陷呢,还是要用绳子做呢?」我哪一种都不想做。太过分了,居然把妈妈放在马路上刑求。「股绳比较好啦!」「等、等一下……如果现在更加激烈的刑求的话,妈妈的『小妹妹』会受伤的……」「那么,就用茄子吧!」没办法,只有点头同意。为了让他解开股绳,圣子做了请求。「谢谢你用股绳来为我做了处罚。今后的每一天,请用你的手来为我绑上股绳,将我驯服成可爱的女孩子。」流出了泪水。并不想被绑上股绳。但是,如果不这么说的话,就要变成众人嘲笑的对象了。也做了要茄子的哀求。「让妈妈和茄子做吧!………妈妈渴望男人渴望的不得了。」「那么,到丽莎家替你解开绳子吧!在那之前,先用嘴含着吧!」太过分了……要我用含着茄子,就这么继续散步,却不帮我解开绳子。丽莎握着繫在项鍊的锁。茄子实在太大又太肥了……满满地塞在嘴里。每走一步,股绳就紧紧陷进去,淫水满溢着。啊!这样的刑求太过分了,不要这样子啦!连屁股都被淫水湿润了。啊!在公车亭的长椅上,某个女人被迫趴着,她的屁股正被人家玩弄着。「不要、不要这样做……」听到了她的哭泣声。肠以下也掉落着串串的灌肠,竟然有三个!「饶了我吧!……不行呀……不要灌肠……」这个女人正被灌肠着。啊!这个女人是圣子常去那家医院的医生。而正在灌肠的是两个男孩子,好像刚从补习班下课要回家的样子。第四次被灌肠之后,脱掉了裙子,正流着淫水。「因为我们明天同一时间,也要在这对你灌肠,所以明天妳要在这里等。」「……是的,我知道了。」「含着它,吸吧!」她一边压着肚子,一边吸吮那个男孩的小鸡鸡。另一个男孩,剥掉了她的裙子,哎呀!他正用他的小鸡鸡插入她的屁股。「太、太过分了,你打算肛交吗?」这个女医生从嘴里吐出了小鸡鸡,哭了出来。「被你们逼迫忍受着灌肠……好痛呀……啊…啊…」她好像被征服了。啊!她发现圣子正在看他们。「不要、不要看了啦!」真令人吃惊,那么高尚的女医生竟然被迫肛交;而且还是在长椅上,也不知道公车什么时候会来。另外一个男孩还用小鸡鸡塞住了她的嘴。真是太厉害了……大家竟大玩着暴露的游戏。因为被绑着股绳而流着淫水,终于挣扎着走到公园。仔细一看,到处可见男人抱着女人,也有少数人被戴上项圈牵着散步。但是被处以股绳刑求的人,却只有圣子一人。啊!那里有个女人,只穿着粉红色的胸罩和吊带袜在散步着,双手被铐在背后,还被挂了项圈。她的屁股正不停颤动着,好像很痛苦的样子。她蹲着,似乎在请求什么事。拉着项圈的男人,非常的残忍,他打了她的屁股。弔带扎入屁股,一定被灌着肠。她好像捏着脚,忍耐着屁股的刑求。啊!我认识那个女人,她是我的朋友……麻纪,正打算出声喊她。但是圣子口含着茄子,发不出声音来。麻纪,她也看到了圣子。「圣子……」她们两人经常会一起去打网球。圣子被绑着股绳,正流着淫水。「请不要看,真是太难为情了。」圣子转过了脸,并没有被麻纪看到她含茄子的样子。真讨厌,麻纪正盯着被绑着股绳的圣子屁股看。太难为情了…眼泪都快流出来了……麻纪穿着迷你裙。而圣子穿着绳子的兜档布,而且还没有了阴毛。「圣子,妳也出来玩呀!被挂着股绳,就出来散步呀!原来妳也喜欢玩暴露游戏呀……!」圣子无法回答。「痛苦吗?」「是呀!非常的痛苦……但是被灌肠了之后,好像才开始了解身为女孩子的快乐。啊!不行了……」麻纪,已经到了高潮。「快做……我已经无法走到厕所了…快帮我脱掉吊带……快呀!」在公园的树荫下,像只母狗般似地趴着。「拜託,对麻纪做最后一击的灌肠吧!我想被你用灌肠来征服,好吗?」哎呀,她正在哀求要灌肠。吊带被拖了下来。之后,是灌肠!「啊!受不了了……喂!拿出来可以吗?抱起来……我希望被你抱起来,结束灌肠的游戏。」像小婴儿要尿尿一般地,她被捧起了双脚。太厉害了……好像对着大家做似的。「怎、怎么可以那样,不要…拜託,到树荫下……啊!太坏心了……你打算让我成为大家嘲笑的对象吗?」麻纪,终于……也抖动起屁股。好像已经不行了。「不要笑了……圣子妳自己也是……我已经忍受不住了……啊!不行呀!」正进行着。在男孩子众目睽睽之下做着,太厉害了。圣子也被迫趴在公园的草坪上。以大家都能看到的角度,圣子的屁股被拍打着,真是非常激烈的毒打。太坏心了,妈妈感到羞耻地流着淫水。「妈妈,我帮你解开股绳好吗?」圣子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她已经是连一步也走不动了。圣子就如同母狗一般抖动着屁股催促着健一。他为圣子解开了股绳,圣子感到非常地高兴。来吧!就这样征服圣子的阴部吧!但是,圣子却没有得到他的小鸡鸡,而是以茄子来代替!太过分了,他居然想用茄子给圣子吸吮。「来吧!妈妈,来吃茄子吧!」「不……不要,妈妈,还想得到其他的东西。你明明知道的,太过分了呀!喂!来征服妈妈的小妹妹吧!」「等一下再做,好吗?妈妈。」「好,那么你要遵守约定喔!因为妈妈是那么顺从你的话。」「嗯!妈妈。丽莎当我们的证人,好吗?丽莎。」「好,我当你们的证人。我听得很清楚,待会,你要和妈妈做爱。」像母狗般地,讨人喜欢地摇晃着屁股。「请吧!妈妈随你处置。」啊!茄子插入了阴道。不要插到那么深的地方……「已经不能再进去了吗?」「是的……妈妈的阴道还很狭窄,那么大的茄子是插不进去的。」「再来,我要帮妳把阴道扩大。」「不、不要……别做那种事,就是不可以扩大我的阴道。」「喂!如果你扩大妈妈的阴道之后,你打算做什么呢?」「要用毛笔,来使你流出淫水。」「果然是如此。不要,不让你这么做。」「为什么?你明明想被我扩大妳的阴道。」「那是骗人的。女孩子最讨厌这种事的。那只是你们这些下流的男孩子自己随意想出来的。」「那么,今天晚上,来试试看吧!用笔涂遍整个山芋,再插入妈妈那个被扩大的阴道里。」「太过分了……怎么可以用山芋?………」「我要帮妳从妳的屁股中,搾乾最后一滴淫水。」啊!太坏心了,在屁股的刑求后,只有投降,让他扩大阴道。「快一点、妈妈,快走。」「太过分了……怎么可以扩张我的阴道……」茄子,大概有半根露在阴道外面。每走一步,它就上下摇晃,就好像真正的小鸡鸡一样。「快、妈妈,我们到丽莎的家吧!」「…好的……」啊!不要用力拉着锁。圣子,哭着求他。「不要……这里变得好像男生的小鸡鸡一样。快拿掉它……拜託你。这样挂着它,我无法走路呀!」麻纪,往圣子这边走过来。

整整齐齐地戴着胸罩和吊带。好像已结束灌肠游戏了。「哎呀!圣子,怎么了呀!好像不肯听妳主人的话呀!」「他实在太过分了,逼我吸吮着茄子。」「啊!太棒了。我也想要有那种待遇。」如果你真的被弄的话,就算妳是麻纪,也一会哭出来的,实在太令人难为情了。从大腿的根部,有个黑色的东西,像小鸡鸡般突了出来。「喂!给你个礼物。」「…什么东西呀?……」圣子有一点担心,因为连麻纪也好像也很喜欢这种淫秽的游戏。「我今天晚上不在使用它了。待会儿,我要约翰来强姦我。」约翰?不就是那只狼狗吗?牠有非常大的小鸡鸡,如果被牠征服的话,肛门一定会裂掉的。「对了,这个扣环也送妳当礼物吧!请尽情使用吧!这会比项圈更会让妳觉得自己是个悲惨的奴隶喔!」从麻纪那里得到的是串串的灌肠,还有鼻环。太过分了,她居然要圣子穿上鼻环……。「喂!都是妳,我也想玩了。也在我的屁股上灌肠吧!」丽莎也脱下了裙子,哎呀!她居然用带锁的贞操带代替内裤。「喂!脱掉贞操带吧!你有带钥匙吗?」啊!那个钥匙,是丽莎的贞操带钥匙。丽莎摆出了母狗般的姿势。锁脱落的声音。可以完整地看到她屁股的洞洞。女孩子最神秘的地方也……啊!丽莎正夹着一根橡皮製的阳具!他打算将它取出来。「等一下……还不行。处罚的刑求还不够,就这样让我夹着……喂!对我的屁股灌肠吧……快一点…」他剥去灌肠的套子。之后,打了进去……丽莎的肛门,正发挥着功效。丽莎的肛门,实在很讨人喜欢。圣子也用手指扎了进去,想让它流出淫水。「快,接下来轮到你了,妈妈。我来替你刑求屁股吧!」「也要对妈妈灌肠吗?太过分了呀!挂了股绳,又要灌肠。而且不是要在丽莎家扩张我的阴道吗?」「是啊!妈妈,我替你灌肠后,马上扩张阴道。」「太、太过分了呀!」「丽莎也要一起做。快呀!把你的屁股朝向我这边。」没办法。用女孩子的私处夹着茄子的同时,被他做了灌肠的刑求。啊!啊!还用了两次……丽莎才一次。太过分了。圣子被打了两次。之后,是鼻环。被拉着鼻环的话,就只能跟着他走。痛的泪水都要流出来了。太悲惨了……就好像被当作一头牛一般。啊!茄子掉在路上了。「妈妈,妳不需要茄子了吗?」「是的,进不去了。把它丢了吧!」「真的可以吗?妳这里,不会寂寞吗?」太下流了……!被他用手指插进去了。「啊!进不去了。把它丢了吧!」「我知道了啦!妈妈。那么,用股绳代替它,再帮你绑一次吧!」不要…。在圣子回答之前,他以经把那下流的绳子绑在两腿之间了。啊!被搾乾了,受、受不了了。「妈妈,如何呢?被挂了股绳,妳感到舒服吗?」「太过分了……让妈妈的屁股灌了肠,而且还用绳子欺负妈妈。」圣子就这么被挂着股绳,来到了丽莎的家。丽莎,她脸色都苍白了。灌肠好像太令她痛苦了。贞操带陷入的屁股,正在痉挛着。什么嘛!我还被灌了两次肠耶!丽莎真是太没有用了。丽莎被取下了贞操带,去了厕所。「把妈妈的手铐取下来吧!我想去厕所,已经忍受不住了。」原来深信他会帮我取下手铐的。但是,好像不是。他只取下了股绳,之后,还重重的打了屁股。然后,被他做了非常过分的事。他用插过丽莎阴道的橡皮阳具,征服我的屁股,还栓住了刚刚被灌完肠的肛门。之后,是要扩张我的阴道。在床上,两脚被吊了起来。「妈妈,妳不哀求我吗?还是妳想再被灌肠之后,再来扩张阴道?」「灌肠是绝对不要的……你打算把妈妈当作玩物榨取妳的淫水吗?」「是的。妈妈妳高兴吗?」「太过分了,居然要妈妈流乾淫水。」「妈妈,清清楚楚的哀求我帮妳扩张阴道吧!妳不会吗?」不要,他握着灌肠用的针筒。「等一下,……不要灌肠……够了啦!妈妈已经决定了,请你扩张我的阴道吧!」真可恶,居然被迫说了这样的话。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,点击进入「每次当我看着妈妈的背影,我就很想要替妈妈这个被吊带陷入的屁股去灌肠。扩张阴道也是,因为要替妳修理『小妹妹』。甚至,连妈妈自己也穿着较紧的吊带。」「没、没有那回事。」「是吗?那么,最近这几个星期六呢?为什么不穿胸罩呢?而且,也没穿内裤。因为你的裙子拉鍊没拉,所以我马上就知道你没穿内裤的事。」「只要是女孩子,谁都有不想带胸罩或是不想穿内裤的时候。」「为什么?」「因为,身体……」「妈妈,还是有必要对妳实行扩张阴道的刑求吧!快,快做个讨我喜欢的哀求,哀求我替妳扩张阴道。」太可恨了,被灌了肠之后,马上被吊起双脚的圣子,就只有照说的份了。「求求你……快对妈妈施行扩张阴道的刑求吧!我总是把吊带弄得湿湿的,因为太渴望男孩子了,如果不穿胸罩和内裤的妈妈是不行的。请你扩张我的阴道吧……」啊!器具的顶端碰到了圣子的『小妹妹』。好冰冷喔!……不要……,已经进去了。啊!刺进去了最深处。…受、受不了了呀!……它开始膨胀开来了!没办法发出声音。『小妹妹』的口被撬开了。慢慢的,慢慢的……屁股也开始抖动,那器具也逐渐展开来了。「怎、怎么可以这样做……」声音,已经变的嘶哑了。被扩张阴道的痛苦,如果非当事的女孩子,是无法了解的。太令人难为情了……。啊,还要继续让它扩张吗?「快饶了我吧!……妈妈的阴道不能开那么大的口。」「妈,妳痛苦吗?」「……非常痛苦,鬆弛一会吧!……」别再弄了呀!……太令人难为情了呀!哪有人做出那么不知羞耻的刑求。女孩子的秘密,全部且完整的暴露出来了。「请你取下这玩意的嘴吧!妈妈的阴道已经不能开的比现在还大了。」被他紧紧地扭转着那玩意的螺丝。不要呀……!刚刚因为绑着股绳,而且一直流着淫水的阴唇,吓了一大跳。好像已经有一点点感觉了。「妈妈,你对刚刚帮妳扩张阴道,还感到满意吗?」没办法回答,只能任由淫水流着。反应太过激烈了,阴唇也正微微抽动着。「我再帮妳扩大一点吧!」「妈妈投降了。求求你饶了我吧!别再做山芋的刑求了!」「已经太迟了呀!丽莎好像已经帮我们準备好了。」「太过分了……山芋那玩意儿……啊!别那样做……太令人难为情了呀!」太过分了……他又扭转着器具上的螺丝。阴道口被他狠狠地打开来了。「妈妈,如何呢?你喜欢吗?」「我很讨厌!」太过分了!……别再弄了!「啊!快住手呀!」「妳感到舒服吗?」「我受不了了……不过,好像有一点点了解到女孩子的乐趣了。」「那,妳想要山芋吗?」「……今天,就饶了我吧!……我想要你呀!用你的小鸡鸡插我的屁股……喂!用你的小鸡鸡来征服我吧!……好不好嘛?」健一替圣子解开了吊着脚的绳子以后,又拔掉了插在肛门的像皮性具。之后,又去了厕所。一边被健一盯着,圣子一边解放肚子里的东西。因为太令人难堪了,怎么也放不出来。他替圣子打了一针灌肠,圣子哭着拒绝他。但是,他不答应。实在是没办法。圣子被他狠狠的打了一针。阴道口张开后,对我施与山芋的刑求。让我反省我的过错吧!他,握着那只扩张圣子阴道的器具。「你喜欢妈妈吗?」「嗯,喜欢。」「以后,你就直接叫妈妈『圣子』吧!因为妈妈想成为你的爱人。」「太令人高兴了,快亲我吧!」那一天,圣子在他的臂弯香甜甜地沉睡着。这是因为在一天当中,被他用小鸡鸡征服了两次阴道,和一次肛门。这是她一生当中,从未体验过的快感。兴奋和酸麻使她如落大海般地沉眠。渴望他带我去做晨间散步,而且像牛一般,挂着鼻环。就算将只穿内衣裤的圣子变成大家嘲笑的对象也没有关係的。她穿着綑着黑色蕾丝花边的半罩杯胸罩,会使的如花蕾般的乳头一览无遗。这是看起来会使人神魂颠倒,非常淫蕩的胸罩。下半身的部分,我也已经决定了。「哪,亲爱的。快起来……不要故意装睡了,快点嘛!你帮我挂上贞操带,我好喜欢你帮我带上它……,好吗?」已经和她约好了,要用山芋和阴道、肛门做一次最热烈、最刺激的性交,之后就帮我挂上贞操带。他要帮我搾乾最后一滴的淫水。圣子,你真是太幸福了呀!

(完)